? 第82章 无情未必真豪杰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唯一官网,亚博 娱乐官网个人中心,亚博体育 真的吗

青玄道主

第82章 无情未必真豪杰

第82章 无情未必真豪杰2017-11-10 10:43:3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再长的歌也会有唱完的时候,再漫长的曲子也会有散去的时刻。

????当雷婧曲终时,大祭司修长的身段倚靠在白堤上,双手抱着膝盖,闭上了眼眸,永远不会睁开。

????雷婧从幽幽地琴声中解脱出来,恰然注视到这一幕时,心绪剧烈波动,手指不小心慌乱了一下,琴弦断了,滴滴鲜血从莹白的手指肚流淌出来,染红了她的浅绿罗裙,可她来不及处理伤口,只是怔怔望着大祭司。

????他是真的死了么。

????雷婧小心翼翼靠近大祭司,听不见他的呼吸心跳,将他的眼皮扯开,看不到丝毫神采。

????他安静地像是睡着了,实际上却是死去。

????有情众生都会死的,可雷婧如何能料到大祭司会死在她身旁。

????幽篁能够招魂,但大祭司已经没有魂了。

????雷婧感到一阵炽~热,随后就看到了舅舅,他眼神漠然冷寂,看都不看雷婧一眼,就把大祭司抱着,走进了玉湖,他走到何处,何处的湖水就被蒸发干净,直接走到了湖心,那里早就一个地下空间,缓缓打开,夏王走了进去。

????雷婧没有跟着进去,尽管她感受到了从来坚韧强悍的舅舅,竟有了那么一丝脆弱与伤感。

????纵然能移山倒海,也难以逆转生死,这不是夏王一个人的悲哀,也是绝大部分修行者的悲哀。

????雷婧抱着断弦的幽篁去了知微观,她现在心情颇不宁静,只有先生能帮她。

????知微观面前的夏渠流动不止,天上的白云时聚是散,观里种满绿萝青草还有芭蕉,等到风雨起时,这里必然有极为凄美的风景。

????替雷婧引路的是天马,它已经能够说话了,见到自家的主人玉容笼罩愁色,天马只是默默跟在她身边,偶尔用喷着热气的马鼻蹭着雷婧。

????沈炼在东面的静室,早上的晨曦会直接照到他的房间,晚上也可以直接看到东方苍龙星宿,群星灿然,尽收眼底。

????他是早知道雷婧要来的,所以这里煮好了茶,还有两个杯子。

????雷婧走进静室时,沈炼恰好斟茶完毕,一滴不少,一滴不多,冒着袅袅的茶烟,扭曲成龙形,经久不散。

????这两杯茶已经有了灵性,造物有灵,那是太乙的境界,沈炼似乎触及到了一点关于‘太乙’的一点奥秘。

????当然雷婧远远意识不到这一点,只是觉得先生沏茶远比她厉害。

????沈炼顺势将茶壶放下,说道:“你现在心不宁静,先喝茶罢。”

????雷婧没有拒绝的道理,但是看着冒着茶烟的茶水,自然知道那是很烫的,好在她的体质不怕茶水烫喉咙,所以雷婧很是干净利落地将茶水渡入口中,出乎意料之外,茶水冷冰冰的,她喝入口中,从头到脚都冒出一股舒爽的寒流。

????瞧着雷婧惊诧的眼神,沈炼笑了笑道:“不要大惊小怪,冷热的不过外在的感官产生的,实际上世间有许多办法,可以让你将冷热的感官颠倒,这种技巧我会传给你的,不过我知道你现在无心学这些。”

????雷婧默默点了点头,沉吟一会才道:“先生,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大祭司会那样死去么。”

????“你既然问了,我就不说人自然要死的废话,实际上到了某种境地,一个人要活着和要死去是一样艰难的,大祭司能从夏国建立活到现在,当然也可以再活一些年头,甚至如果我和天乙出手,还能替他除去病根,但你要知道纵然求生是有情众生的本能,可生命中有些东西,在某些人眼里比活着更珍贵,甚至不惜为此牺牲性命。”沈炼叹了口气,他想到了张若虚。

????沈炼佩服这样的人,可他自己做不到,这无关修为境界。

????雷婧咬着唇道:“所以大祭司是自己求死的?为了什么他要这样做。”

????“因为我和天乙见死不救,因为他想要夏王成为真正的夏王。”沈炼突然用极为冷厉的调子说了一句,像是一把锋利绝伦的刀。

????雷婧道:“我还是不明白,先生和天乙能救大祭司却不去救我能理解,但是舅舅不已经是夏王了么。”

????“夏国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度,从底层到高层就像一座塔楼,而夏王就处在最高处,你知道么,站在最高处的人不禁看得到最远最美的风景,还要承受最强最烈的风暴,稍不注意就会被吹落尘埃,在那个位置容不得丝毫软弱,露不得半分软肋。而大祭司已然成了夏王的软肋,这是事实。”沈炼淡淡地说道。

????雷婧明白了,舅舅固然强悍,但他心里还是有柔软的地方,那就是大祭司,如果大祭司不在了,舅舅便没有任何弱处,一个没有弱处的强者,是极难被击败的。

????夏王不被击败,大夏就能继续存在,直到千秋万代。

????这当然是极好极好的事,但她很为大祭司痛心,一定要死么。

????“一定要死么。”这句话她不止在心里说,口中也冒了出来。

????沈炼轻语,像夜晚的风,有些冷,却不会伤人,道:“不一定要死,但死是最干净利索的办法,他让你弹琴,是为了帮你心神宁静,可是他死了,又让你不宁静,就是为了让你也明白一个道理。”

????雷婧没有问,回道:“大祭司想告诉我‘此心元自不由人’吧,心灵的波动,本就是没法绝对控制的,会受到外界的干扰,可我们却可以利用起伏的心灵力量。先生教我呼风唤雨,乃是因为于无声处落惊雷,随后风雨滋生,越是平静,心绪起伏时才越会强力么,所以我清心宁神是对的,但目的却错了。”

????沈炼笑了笑,说道:“现在我不必再教你什么了,直到三日后,你都跟在我身边吧,你不能拒绝。”

????雷婧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,她想先生解释为什么要那样对父亲,但是沈炼难得霸道了一次,她竟无法反抗。

????她有些委屈,自己在沈炼面前到底算什么,好似什么都不算。而她亦失去了鲜明的自我,和从前大相庭径。

????最后沈炼悠悠地看着窗外的阳光,低声说了句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。”

????(未完待续。)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