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57章 国师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唯一官网,亚博 娱乐官网个人中心,亚博体育 真的吗

青玄道主

第57章 国师

第57章 国师2017-11-10 10:43: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白云散去,沈炼微微欠身,算是见过。

????夏王冷声道:“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?”

????沈炼微微一笑道:“还是能走的。”

????夏王手一挥,外面登时铁甲如林,王宫之上盘旋着一条神龙,隐隐有龙吼传来,各种异兽的嘶吼此起彼伏,连带各大族长皆外放气机,肃然以待。

????夏王冷笑道:“这你如何走?”

????外面足有上万夏族精锐包围大殿,层层推进,血气冲霄,任何神通道术在这种环境施展都要大打折扣。

????更何况夏王竖在那里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,冷酷的面容满是肃杀,气机外放,将沈炼锁定。

????沈炼意态闲适,随口道:“竹密岂妨流水过,山高不碍野云飞。”

????夏王狂笑一声道:“寡人如烈日,任你是流水白云,也得水枯云散。”

????沈炼低声道:“只怕大王之辉不足以让我这流水干枯,至于浮云聚散,本是寻常。”

????夏王眯着眼睛,似有精芒吞吐,整个大地都开始无声震颤,空气中的微尘都以超高的速度运转。

????这时候夏渠忽然静止了,整个帝丘的灵机往夏台而去,所有人都感到心头一寒,有一种无形的锋锐呈现在每一个心中。

????那种锋锐像是剑意,又像是一种不可违抗的规则。

????沈炼依旧站在原地,明明在那里,可是夏王的磅礴气机,以及那无形的锋锐似都跟他毫无干系,超脱于世外。

????雷婧不自觉往沈炼那里靠过去,靠的越近,压力就越小。

????她心里想着:即使天塌了,也有先生在。

????夏王冷哼一声。

????忽然大地的震颤停止了,往夏台汇聚过去的灵机开始受到一股至强的伟力束缚,纷纷如潮水退去。

????他敛去面上的冷酷,静静地看着沈炼道:“大夏还差一位国师。”

????没有多说一句,但众人都知晓了夏王的意思,往常独断专行的王竟然开始妥协了,决意邀请沈炼当大夏的国师,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。

????他们更清楚夏王的妥协,当然不是靠沈炼一个人能做到的,还有夏台的天乙,那股剑意竟然能驱使帝丘的地脉灵机,天乙的修为到底有多么可怕啊。

????可怕的是如天乙这样的强者,大殿里还有一位。

????沈炼沉默一会,悠悠道:“我看我似乎能够胜任。”

????“寡人瞧你确实能胜任国师之位。”夏王轻声道。

????沈炼微笑,点头,不语。

????夏王道:“来人,给国师赐坐。”

????于是沈炼就坐在了夏王的右下首,离王座不远。

????夏王似无意问道:“国师你的道号是什么?”

????沈炼低语道:“大王可称我青玄。”

????“大夏有青木之德,以玄衣为美,青玄二字跟我大夏可谓天作之合,看来国师与我大夏的缘分早定下了。”夏王温言和色,谈吐不凡,深藏玄妙,根本看不出暴虐天子的模样。

????群臣莫不为之震惊。

????沈炼淡然自若,和夏王谈天论地,人生万物,宇宙无常,皆在言语之中,加上他声音虽弱,却不被任何嘈杂掩盖,每一字都给群臣听得清楚分明,不由暗暗佩服此人。

????木真道人和大觉寺的僧人俱是辩才无碍之辈,但和沈炼比起见识,却是相形见绌,心内汗颜。

????一场风~波就此平息,群臣也是放下了心,不然以夏王之强,刚才情势之严峻,他们中间怕少不得有人丧命。

????大夏威震寰宇,这些大贵族纵然武力不凡,也少了当年先祖的血性。

????否则夏王又如何能够独断专行,视群臣如草芥。

????沈炼本以为夏王是一位极刚的人物,没想到他也有柔的一面,与其说是柔,不如说是韧。

????钢和铁的差距,就在于钢比铁更坚韧。

????沈炼愈发觉得夏王棘手,亦愈发燃起了斗志。与天斗其乐无穷,与地斗其乐无穷,与人斗更是其乐无穷。

????他摸不准夏王要让他当国师的缘故,甚至这是个明摆着的圈套,可沈炼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了。

????没有其他原因,夏王需要缓冲,沈炼亦需要缓冲。

????夏王以为摸清了沈炼的底细,实际上他并不知晓,沈炼庞大的元神还未全数转化过来,他至少会将沈炼的实力低估三成。

????更重要的是沈炼还不想太早离开帝丘,更不想狼狈离开,可他故意用石雕挑衅夏王,借此展示自己的实力,又可见他内心实是有矛盾之处。

????好在夏王和沈炼的各自妥协,一次惊世骇俗的大风~波,至少表面上平息下来。

????而另一方面,夏王心情亦有些复杂,如果要在沈炼和天乙间做出决断,选一个更容易击败的对手,夏王会毫不迟疑选择天乙,这并非是说沈炼更强,只是因为沈炼是个无所畏惧的人。

????不过夏王又不得不承认一点,沈炼的人格魅力是他平生罕见的,不知不觉中他竟然跟沈炼谈起修行的心得,等到他发觉后,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。

????其实到了他们这一步,前面的路本无成规,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,心中的寂寞着实难于外人言表。

????他视群臣如草芥,正是因为这些人都不配同他说话了。

????那种深入骨髓的寂寞,非是外人可以体会。

????一场宫宴直接持续到了天明,那些和沈炼之前谈笑的使者也在天明前再度看见沈炼,俱往前问好。

????他们发现沈炼身边随着一队侍卫,离他不远不近,似是在护卫沈炼。

????狄族的使者不禁对沈炼的身份更加好奇,这位西梁国的少君绝对不简单。

????其中一名使者道:“少君对咱们北原很感兴趣,所以小人想送少君一点咱们北原的特产,因为少君突然离去,所以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你。”

????沈炼缓缓点头,言道:“多谢兄台好意,只是我身无长物,怕是没有什么可以回礼的。”

????那使者满面堆笑道:“只是一点特产,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。”

????另外有一名使者道:“不知少君去了哪里,昨夜王城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,不知少君可知?”

????沈炼笑了笑,说道:“诸位,我们先出去说。”

????(未完待续。)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