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119章 鱼戏莲叶北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唯一官网,亚博 娱乐官网个人中心,亚博体育 真的吗

青玄道主

第119章 鱼戏莲叶北

第119章 鱼戏莲叶北2017-11-10 10:50:1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弥勒猛然踏出一步,似乎踩在一个时光交汇的节点上,昔日灵山诸佛菩萨的诵经声,自遥远的过去传出,无边无际的诸佛神圣之力,随着诵经声,同时抵达此时此地。

????这位佛门中极为尊贵的未来佛,果然显示出他高出诸佛一头的天分才情,利用灵山的天时地利,贯穿了过去未来,召唤出过去诸佛神圣之力,用来抗衡清水道君。

????清水道君不为所动,依旧一往无回。北斗封神的强横神芒,同诸佛神圣之力在大殿虚空里发生殊死的拼杀,形成了刹那的僵持。

????而大光明拳无所不至,在清水道君每一寸的神体中爆裂。清水道君每一处窍**都放出光明,整个人都似要被光明消解去。

????她神情怡然不变,清丽动人的仙姿,以超越光明的速度,若将时光凝滞,一切静止,将心灯摄取到手中。随后一场覆盖整个大雄宝殿的剧烈光芒,将殿中一切掩盖,诸佛的诵经声消弭殆尽。

????等到遮掩一切的光芒消失时,大殿之中只余下弥勒。

????过了一会,凭空又多出一尊佛,正是大日如来,亦是陆压道君。

????弥勒沉声道:“还是让她拿到了心灯。”

????大日如来叹息道:“差一点就留下她了。”

????弥勒道:“还好她成道较晚,否则现如今清水道君即使未成道主,只怕也是无限接近混元无极了。”

????大日如来道:“不过她受了我一记大光明拳,除非有混元无极级数的人物出手,否则休想将我的拳劲驱除干净,如此一来,倒是少了个劲敌。”

????弥勒颔首,想到终归伤到了清水道君,结果不算太坏。要知道如非清水道君闯入灵山,大日如来根本就没机会暗算到她这种级数的人物。

????只是大日如来暗算清水道君,都没提前跟他说,让弥勒心中略有些芥蒂,不过两人到底同属沙门,在走到最后一步前,实是不能翻脸,否则就便宜了别人。

????故而弥勒还是将此事放下,不萦于怀。

????大日如来亦无解释的意愿,淡淡道:“她宁愿受伤都要取走心灯,看来她是想将三盏灯都收集齐。”

????弥勒轻轻一笑道:“那么现在该担心的是八景宫和玉虚宫,我们看戏就好了。”

????原来天地间共有三盏神妙莫测的灯,一在玉虚宫,二在八景宫,三在灵鹫山。

????灵鹫山是燃灯古佛的道场,心灯便是灵鹫山这盏灯,不过灯火已经在万年前寂灭,其他人也没法使其复燃。故而此灯固然珍贵至极,但弥勒拿着此灯并无用处。

????可若是集齐另外两盏灯,据说能有不可思议之妙,但想想另外两盏灯的来历,便知道集齐三盏灯,几乎没有任何可能。

????大日如来颔首道:“心灯丢失的事,我们不必遮掩。”

????弥勒微笑不语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沈炼再次回到了神都城,他短短数月内,沈炼经历了许多事,无论是白莲花,还是朝小雨,都是他生命中不期而至的人。

????他还记得白莲花消散前的话,只是不打算现在就归去青霞观。

????朝小雨并没有常伴他身边,而是在某一天悄然离去。这个明明将情丝寄托他身上的奇女子,有别于沈炼见过的任何佳人,她**自主,却又勇敢执着。只是短短时间的相处,沈炼便对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尚未情到浓处时,她又悄然远去,极有分寸地把握住沈炼的心理。

????这份微妙,终于使沈炼心头有一丝相忘于江湖的怅然。

????这些天何香来往于神都和九嶷山,遁光愈发快绝。而寻幽在沈炼的指点下,突飞猛进,离斩破虚妄,只差一层窗户纸。

????不过到了这一步,靠的只能是自己,旁人只能引导。

????沈炼并不急迫,每天不疾不徐,悠然自得。

????哪怕是三宫四观的人,不时暗中偷窥他,沈炼亦毫不在意。

????时间一长,这些人便窥视得少了。

????沈炼这番姿态,还让其他大能都摸不着头脑,想不出沈炼为何不寻找地方藏匿,反而大摇大摆出现。

????有了沈炼吸引仙佛神圣的注意力,王母处理人间事,愈发称心如意,短短一月间,朝堂就不再有敢明面反抗她的声音,三宫四观似是默认了王母的行事,不再滋扰。

????这一天月朗风清,沈炼行在靠近皇宫的横塘边上,眼前十里清风,十里莲花,云淡风轻的惬意,甚是让人享受。

????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鱼戏莲叶间;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;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”沈炼信口吟着一首古诗,悠然自得的天趣,同诗句的质朴应和。

????“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诗情画意了吧。”极轻极柔的女子声音从莲叶间响起。

????那是个容貌极美的女子,既有仙的飘逸,又有菩萨的庄严。

????沈炼盯着面前的女子,微笑道:“菩萨,为何而来。”

????女子自然是观自在,真正的观自在,而非外相。沈炼既心惊于她的不可测度,又钦服她道佛一身的圆融。

????世间兼修佛道的人不算少,有成就也不缺,但如眼前菩萨这般圆融无碍的,沈炼只见到两个。

????一个是他自己,一个是眼前的菩萨。

????不过两人终归是有差别的,沈炼是佛本是道,菩萨是道本是佛。

????菩萨清眸看着沈炼,轻轻笑着道:“我派人请你,你不来,我就亲自来看你了。”

????沈炼笑了笑,道:“菩萨不来,依旧已经把我看了。”

????他袍袖一动,便有清辉洒然,立时两人身处一座浑若天成的亭子间,旁边风吹莲叶,依稀可见水中明月。

????亭子里有石桌,石凳,两人相对坐着,一壶清茶,冒着冉冉烟气,月光莹莹其间,若从外面看,这一男一女,更显得超凡脱俗。

????菩萨抿了一口清茶,说道:“好茶。”

????沈炼道:“好在何处。”

????菩萨道:“好在不知好在何处。”

????沈炼拍了拍掌,纵然明知菩萨非是善意而来,他也不禁为之激赏。清茶正是沈炼出的一个题目,乃是沈炼虚空造物而出。有茶的滋味,却无茶的本质,是无中生有,没有来源。故而菩萨才会说不知好在何处,那是将沈炼的手段说透了。

????菩萨道:“眼前有景,我道之不得,沈天君可能道?”

????眼前之景,纵然人间寻常骚人雅士,也能道出一二,菩萨为何说道不得。唯独沈炼清楚,菩萨的意思。

????沈炼轻声道:“能道。”

????菩萨道:“还请沈天君诠释。”

????沈炼道:“不用笔墨,只用画。”

????菩萨柔声道:“好。”她手中出现了纸笔,那是寻常的纸,寻常的笔,寻常的墨,却同样是造物手段。

????沈炼接过菩萨的纸笔墨,平心静气了大约半炷香,方才动笔。

????他一笔一划的勾勒,极为严谨。

????可是笔尖的线条落下,竟然出现了淡不可察的变化。如果细细观察,就会发现这些变化,竟然跟外界的景色趋于同步。

????沈炼做的画不是死物,而是活物。

????不多时一幅画就完成了,栩栩如生。如果撇开水墨之色,那么画中景色,便是外界景色。

????无论外界景色如何有轻微的改动,画中的景色总会有同步的变化。

????一只不知何处飞出的蜻蜓立在尖尖的荷叶上,登时水墨画里同样出现一只蜻蜓。

????菩萨见状,沉默下来。

????沈炼的先天易道,完全从一幅画里体现出来。他早就将此间景色的未来种种推演出来,故而水墨画的变化,才会跟外界景色趋于同步。

????这份对未来的清晰把握,使菩萨竟而生出股难以言喻的滋味。她好似看到了一切仙佛神圣的消亡,末法时代的终结,那是不可避免的大势。

????菩萨道:“沈天君可知道你现在面临了多少对头,除开阿罗诃之外,玉虚宫,八景宫,妖师宫还有许多亘古长存的仙佛神圣都对你充满敌意,而你身边最厉害的不过是朝小雨。”

????沈炼轻笑道:“如果能够成为道主,菩萨会选择与诸天神佛为敌么?”

????菩萨叹口气道:“我会。”

????她们这些人,求得不就是一个机会么。哪怕是希望渺茫,但只有是机会,就不会放过。为此她离开了玉虚宫,舍弃了元始传人的尊荣,可她终归不悔。

????沈炼道:“其实超脱也好,成为道主也罢,终归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好罢了。我会享受成为道主的过程,接受一切挑战,但那不是我的目的。鱼戏莲叶间;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;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”

????他悠然起身,并不回头看菩萨。

????同样的古诗,现在说出来的味道,跟刚才又有了差别。

????那是菩萨心中生出的差别,于沈炼而言,从始至终他都一样。

????鱼儿在水中戏耍,何曾想过它有什么目的。

????在水中嬉戏莲叶,本就是十分美妙的事了,何必想其余。

????沈炼走后,亭子消散,一只金光灿灿的猴子出现在菩萨面前。菩萨看着猴子,突然道:“万年后,我才明白他为何是沈天君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