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68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,元宵风雨顾长生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唯一官网,亚博 娱乐官网个人中心,亚博体育 真的吗

青玄道主

第68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,元宵风雨顾长生

第68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,元宵风雨顾长生2017-11-10 10:49:7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沈炼看了那个‘天’字,蓦然一笑道:“我喜欢这幅字,谢谢。”

????白莲花嫣然道:“喜欢就好。”

????今次是他们第二次见面,却熟悉得像多年相知的好友,这肯定不是爱,也不是喜欢,但两人间确然产生了一种珍贵的情感。人和人之间除了爱情亲情友情之外,的的确确还有一种亲密的情感,就像两颗相互了望的星辰,或是飞鸟与鱼。

????沈炼收下字,离开青霞观,步子轻悠悠地迈在石阶上,背后石阶近处,白莲花悄然地看着他,直到再也瞧不见。

????婢女好奇道:“姑娘,你们之间便是人间的真情么?”她虽然是白莲花的婢女,却不是人,而是一条青霞山的蛇,受白莲花点化,化身成人。

????白莲花道:“你想知道,可以去人间走一遭。”

????婢女有些向往,可还是道:“婢子不去,婢子要留下来服侍你。”

????白莲花微笑不语,山间的薄雾渐渐变浓,掩映主仆二人的身形。

????沈炼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踪迹,于是夜摩天发现了他。

????夜摩天道:“你是谁?”

????沈炼顿住身子,背着手瞧着这个黑面汉子,他的身形既雄壮,又说不出的完美,钟铁衣的体魄与之相比,如萤火比皓月。这样完美的身躯,足以摧毁人世间大部分事物。面对这样的人问话,哪怕是一位还丹有成的修士,都会心头起伏。

????而夜摩天只瞧见了沈炼平静的眼神,似清风都吹不起半丝涟漪。他瞧见过类似的眼神,来自于他化自在天。一个人间的人,怎么能跟他化自在天相似,只能说明这个人绝不普通。

????夜摩天很惊讶,却不害怕,因为值得他恐惧的人本就不多,哪里会随随便便遇到。只是这次他意外,沈炼很是淡定地回了一句很狂妄的话,“我是你惹不起的人。”

????他从那平静的眼神里读出了轻视不在乎,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愤怒。夜摩天从来没有被这样轻视过,这个人应该付出代价。于是夜摩天没有多说一个字,只是一拳轰出。简简单单的一拳,是将极度可怖的力量,压缩到极致后的再度爆发,并且集中朝沈炼而去。

????这一拳不但快,而且没有多余的力量逸散,甚至没使周围出现风吹草动,就连他足下的蚂蚁都还在悠然自得搬运事物,以这些卑微生灵的敏感,都不能察知在自己极近的距离内正产生着无比可怕的破坏之力。

????只是夜摩天这势拔太岳的一拳,没能击中沈炼的要害,而是被一根食指点住。高明的仙人,用一根指头迎敌和用一拳一脚迎敌,当然是没有差别的,并且举手抬足间就能爆出惊天动地的力量。夜摩天遇到的当然不是同样强绝的力量来跟他对抗,而是那根指头像个无形无质的黑洞,瞬息间就汲取了他所有的攻击力,让他陷入一身中从未有过的空虚中。他没有陷入这种空虚太久,因为很快他熟悉的力量出现了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回转,就像是一处干涸的湖泊立时遇上了百年罕见的暴雨和山洪,瞬息间冲毁堤坝和湖床。

????他修行的巨灵玄功和太岳真形诀,在此刻竟是那样脆弱不堪。人间竟有这样强大的人物,这是他下意识的念头。而不知不觉夜摩天就半跪在地上,大地出现一条裂缝,涌出甘美的地下水,来年青霞山的山脚定然会更加郁郁葱葱,充满生趣。

????过了很久很久夜摩天才直起身来,只是瞧不见那个人往何处去了。

????可他的意识里,被深深种下畏惧的烙印,从今往后,他若是再见到那个人,很难兴起斗争的意志。

????他终于尝到彻彻底底的失败,从灵魂深处都生出臣服。便是诡异多诈的他化自在天,亦没有使他这样的颓然。

????夜摩天心里忽然涌出这样一个念头,那就是‘他’才是真正值得自己追随的强者,这个念头生出,竟那样的强烈,且不可抑止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转眼间,就到了正月十五,这天是元宵节,顾微微她们都去府城上看花灯了,连觉心也去,沈炼留在酒楼。

????他之所以不去,一来是因为不感兴趣,二来是因为今天有客人。

????空空旷旷的酒楼只点了一盏灯,昏暗的灯光里,沈炼独自品茗,在万家灯火的夜里,他怡然自得的享受独处。

????直到门推开,风进来,搅碎了这片难得的宁静。门外来了一个客人,同时出现凄风苦雨。他看起来三十岁出头,用青色纶巾裹着头,眼睛如墨点就,若是出现在人群中定然使人一见难忘。倒不是因为他多英俊,而是他有种特别的气质。

????大约应该这般形容,那就是一个人对自己一切都做到了完完全全的掌握,清晰无漏的察觉自己所有一切,不会害怕恐惧。

????道家说本性,佛家讲真如,就是这个意思。

????比起同凡人打交道,沈炼更喜欢跟这类人交流,大约是因为惺惺相惜。

????“我叫顾长生,我知道你就是这里的掌柜沈炼。”来人道。

????沈炼道:“我知道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喝酒,可是既然来了酒楼,顺便喝喝也无妨。”说话间,沈炼桌前就多了一个小火炉,上面蒸着美酒。

????顾长生皱眉道:“我从来不喝酒。”他又看了沈炼一眼,说道:“修行的人不该喝酒。”

????沈炼道:“你们修行的时候有不准喝酒的戒律?”

????顾长生点头道:“有的。”

????沈炼笑道:“我修行的时候可没这个戒律,而且既然设定了戒律,自然也会被打破,你既然来了,喝一点酒又有何妨,如果你怕我会让你结账,你大可放在心上,我请你喝。”

????顾长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处理一件事上把握不到主动,这并非是因为沈炼的说辞有多么蛊惑人心,在于沈炼举手抬足间展示的那种从心所欲,正是他致力于追寻而暂时没有达到的境界。

????别说是他没有达到,就连自己的师尊尹仙君也做不到对方那样洒然自如。

????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