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204章 缉拿-青玄道主 亚博体育唯一官网,亚博 娱乐官网个人中心,亚博体育 真的吗

青玄道主

第204章 缉拿

第204章 缉拿2017-11-10 10:46:2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叶流云听到恶鬼途途主的话后,不免沉默了,北溟子之所以有胆违抗他的规矩,并非是北溟子他强过叶流云的缘故,而是因为他是那人的血裔。

????思及那位存在的可怕,纵使叶流云也不想对其表露敌意。叶流云轻叹一口气,看来他得另外寻个靠山,方有机会摆脱如今不由自主的命运。

????放眼诸天,最适合当他新靠山的存在,亦只有千年前渡尽劫波的孔雀大明王了。

????只是那人的行迹,也仅有向魁漓妖王询问,方可知道。可魁漓的脾性,叶流云清楚得很,眼高于顶,目中无人,要向她问出孔雀大明王的踪迹,可非是易事,况且他自己掌握的那点东西,能否打动孔雀大明王,亦是未知之数。

????叶流云不禁想到,如果沈炼身处他如今的局面,究竟会如何做,想起那自千年前相识,就万事不关心的脸,叶流云觉得,或许沈炼并不会如他一样顾忌太多,也有可能抛开一切,自寻一片净土。

????但他终归不是沈炼,叶流云仅是叶流云,他不会如沈炼一样独善其身,或者游戏红尘,而是有更远大的抱负。旁人都以为他是新一代的魔君,唯有他自己清楚,他真正的目标是什么。

????————

????周国随着大量修士的涌~入,原本蛮荒之地,变得欣欣向荣起来,青玄道宗的无穷道术,在周国算是有了用武之地,一条条灵渠的开辟,一处处灵脉的聚集,加上正一道苏秀清传授的符法,使凡人都能轻松役使一些修士才有的手段,每时每刻,大周都比原先的底蕴更厚一分。

????只是这一天,许多蚂蚁乱窜,似是有极为恐怖的事情要发生,同时无数飞禽送山林飞出,藏身野外的妖兽亦开始乱窜,甚至袭击了人族聚集的村落。

????正在周国宣扬禅宗修行理论的宏远突然停止宣讲佛法,他往北方望去,只见那里有凡人看不见的滚滚玄气,似要将整个大周笼罩住。

????这是有人在施展大神通,要破坏大周的俗世根基。同时他亦心头诧异,幽冥中任何术法的威力都要大打折扣,这来的是什么人物,施展的神通,竟然能影响这么大的范围。

????很快从北方涌来的玄气,终于露出其狰狞的面目,周国的边境,已经有部分地方,化为汪洋。

????宏远自不会让对方得逞,他手持一串佛珠,扔向北面,登时化为一个金圈,砸向玄气深处。

????登时听到一声剧烈的气爆声,引起滔天浪潮,那金圈上一共十八颗佛珠,全都被粉碎,化为金粉,被风浪一卷,就消失无踪。

????宏远闷~哼一声,对方的法力好生高强。

????此时一抹袈裟飞出,化为巨墙,将海浪挡住,只是很快就有一根锋利的鸟喙将袈裟啄破,登时玄水继续滔滔而来。

????当大周的那些平民心生绝望时,忽然间大地上涌~出清光,那奔涌不息的玄水,就被清光托起。遍及整个大周国,都出现了同样的清光,最终清光撑起一个仿佛苍穹的气罩,将整个大周国护住。

????那些无穷无尽的玄水,竟然不断涌~入清光中。

????宏远口喧一声佛号,心下安稳了,这是沈真人的山河社稷图,看来沈真人已经出关,接下来的事,就用不着他们操心了。

????那山河社稷图本质就是一方天地,此时化为护国神光,将那些玄水都吞噬入画中天地内,任凭对方搬来一海之水,都无济于事。

????玄气深处的北溟子骇然失色,他自负有天赋神通,能吞一海之水,用来糜烂周国的土地,没想到对方亦有能纳百川的法宝,将这他费尽心思吞来的北海玄水尽数吸纳。

????当所有玄水被吞噬干净时,玉宇澄清,万里无尘。一副泼墨山水画在虚空张开,里面水势泛涨,已经接近了山腰。

????北溟子凝目望过去,终于得见这法宝真容,忽地想到什么,忍不住失色,他怎么可能有娲皇的山河社稷图。

????他很快收起惊色,心念一转便明白这是仿制品,如果是娲皇的山河社稷图,莫说一海之水,就算是三千大世界,或者佛家的须弥山都能装下,万不至于装了这点水,就让里面的水势涨到了半山腰。

????只是如今目的算是失败了,他也是当机立断的角色,知道事不可为,便马上化身为风,准备逃走。

????到底他慢了一步,一道杀剑划开虚空,直接往他身化之风斩去,这一剑显是早有准备,因此他遁光虽快,竟也躲不开,更像是他主动撞上那一道斩绝天地的剑光似的。

????北溟子不由得从风中显出神形,施展道术,将剑光架住。然后往剑光来路一看,正是一位冷艳的少女。

????他暗道这个女剑仙好重的杀气,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????北溟子自忖道行高于对方,但剑仙战力向来超群,况且这女剑仙一看就是狠心的角色,因此不欲恋战,换了个方向,想要离开。

????这次他学乖了,没有化身微风,而是肋骨冒出一堆金光闪闪的翅膀,轻轻一拍,就遁出百里之遥。

????他尚未舒口气,便听得有人笑道:“这位道友,贫道宋青衣久候多时了。”

????一支锐利的笔尖,如画山河,如印刻时光,飘然飞出,去势正是他泥丸宫的位置。北溟子心头莫名生出寒意,心知那笔可能是极厉害的法器,他亦是不敢恋战,高速飞遁的妖身硬是一个急转,错开那可怕的笔尖,又往另外的方向飞去。

????纵出千里之遥后,他不禁暗暗自得,饶是你算无遗策,也想不到他北溟子遁光冠绝世间,最后只能跟在他身后吃灰。

????自是他尚未得意太久,就听到一曲琴声,悠悠不绝注入他耳内,还伴有歌声。

????“兰芷隐隐,洢水泱泱;采而佩之,奕奕清芳……”

????只见那琴声源头,突然生出一条在虚空奔走的河流,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道人,正抱着一面素琴,指尖流淌着化为实质的音符,将他前路阻住。

????那人悠悠道:“贫道伊挚,恭候道友多时。”

????北溟子怒发欲狂道:“沈炼呢,他在哪,你们还要玩什么把戏。”

????伊挚用极诚恳的目光对着他道:“道友触犯我大周国法,当被缉拿归案,先交由三司会审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至于道友想见陛下的话,我可代为传达。”

????北溟子冷笑道:“就凭你。”

????他话音未落,一滴血色的水珠就准确无误的钻进他口中。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